《爸爸我們支持你》

作者:王翔澤

*道聲百周年徵文比賽 – 小學組 – 季軍

 

「六嬸 (上呀)…三太公 (槓)…大眾開抬啦面似蓮蓉…」唉!又是這樣了!每到夜晚十時,爸爸下班回來的時候,總是唱著麻雀歌。它的歌詞我早已背得滾瓜爛熟,還比學校的中文課文裏的《短歌行》更熟。

其實,我爸爸是一個地盤工人,當他回來時,便會說:「今日科文又說要加班了。唉!」但我說他其實是跟他的一些「死黨」去打麻雀罷了,偶然他會帶他的老朋友回家打麻雀。

每日上學,我也是背著書包上學,但我只背著一條背帶,弓背縮肩地走回學校。當我回校的一剎那,門口當值的老師總是叫我:「背書包一定要有好姿勢,不然就會脊柱受損了。」我只好支吾以對地說「我…我…我知道了」但是我的那條背帶斷了和縫補了多次,當然不可靠啊!可是家裏沒有多餘的錢去買個新書包。就算是有多餘的錢,我也希望省下來給媽媽買一對雨靴,因為她常穿拖鞋蹲在茶餐廳內洗碗,弄得雙腳濕淋淋。在冬天,她的腳又紅又腫,真難受喔!

晚上,爸爸因為賭錢輸了而大發雷霆。他的手一擺便把旁邊的水瓶摔破了。飛濺的玻璃片割傷了媽媽紅腫的腳,頓時血流如注。爸爸心慌了,連忙拿出急救箱,替媽媽止血,並拔走玻璃碎片,然後綁上繃帶。爸爸十分後悔。我連忙說:「不要再賭錢了。上學期我拿了五次默書100分,並改掉不專心的習慣。每次我不專心也會輕彈手腕上的橡筋圈來提醒自己,現在我把橡筋送給您,當你每次想賭錢時便輕彈自己一下來提醒自己。」爸爸聽了頓時眼眶裏注滿淚水,並答應我一定戒賭。我覺得非常安慰,媽媽臉上也露出燦爛的笑容,好像忘記了剛才腳上的痛楚。

下學期到了,我背上新的書包上學去,你看!我的書包是多麼漂亮啊!

《惡夢消散》

作者: 裘麗盈

*道聲百周年徵文比賽 – 中學組 – 季軍

 

這是一個惡夢!剛畢業不久,我便匆匆忙忙的搬離家中,開始獨立的生活。租住了蝸居,每天來來回回重重覆覆著在賽馬會工作及回家倒頭就睡的日子。枯燥而乏味。

不可思議的是,每當我有假期,終於能呼呼大睡至下午一時,總是幻想著枱面放著母親的愛心米線。但睜開眼睛,映入眼簾的總是空空如也的枱面。不會有帶著微温的米線,不會有寫著温柔字句的便條。

打開相冊,一幅幅陳年舊照記載著那段温馨的歷史。最初的一幅相片,父母摟著剛出生的我,那時他們黑髮如玉,母親的皮膚看似吹彈可破。父親看起來年青力壯。他倆的笑容充滿欣喜。

翻開相冊的第二頁,我坐在學行車上與母親合照。那時的母親臉露倦色,淡淡的眼圈跑出來爭上鏡。可想而知那段日子母親沒日沒夜全心全意的照顧我,才顯得一臉倦容,然而她臉上的笑容還是一如既往的愉悅。

翻開相冊的第三頁,那存放者一幅父親與身軀細小、穿著校服裙子的我一齊在麥記吃下午茶的相片。相中的我只顧埋頭苦「吃」,根本沒留意爸爸的臉上流露著温柔的神色。那時的爸爸精神爽利,看起來十分健碩。

翻開相冊第四頁。我們全家身穿運動套裝,一起參與慈善馬拉松比賽。看到這裏,我還清晰記得當時我是因為體力不支,害得雙親無法完成賽事,陪著我退出比賽。那時我顯得狼狽不堪,父母則嚇得手足無措。現在看起來,當日的我們是多麼的可笑,卻又多麼的關心彼此。

再翻開一頁……那是空空如也。對啊!自小六起我便不願意跟父母拍照了。正直青春反叛期的我整天往街上跑,都不願多看父母一眼。升上中學後更甚,我就只顧與一群豬朋狗友吃吃喝喝,都沒做什麼正經事。想到這裏,我的手忍不住顫抖。

沒有考慮後果,我收拾了幾件細軟便匆匆忙忙的出門了。我在街上飛奔,漠視他人投來的奇異眼光。直至跑到那扇充滿鐵銹,久經日月洗刷的門前。「卜卜,卜卜」心跳突然加劇;呼吸突然加促。我緩緩的從手袋拿出那久違的鑰匙,插入,向右一轉。「拍塔」一聲從門傳出。然後,把那鐵門拉開,把那木門推開……

「媽,爸。」「咦?今天吹甚麼風把我家的千金吹回來了?」「還知道回家啊?」母親喜上眉梢,一直在我身旁吱吱喳喳說個不停,父親則裝作若無其事的在沙發看報紙。兩親的眼角、額上增添不少皺紋,頭髮從從前的烏黑變成現今黑白斑駁。

我沒什麼可報答他們,唯一可做的,就是去摟抱爸爸、媽媽,說一聲:「謝謝!」。而且往後的日子裏,我們還得把相冊空下來的部份悉數填滿呢!

《「劏房」裏的陽光》

作者: 邢美嘉

*道聲百周年徵文比賽 – 公開組 – 季軍

 

我仰望著這片黃澄澄的天空,陽光有點剌眼,於是閉上眼,感受微暖的溫度。

這是我每天回家前的習慣。因踏進家門,就不能再有絲毫陽光能透進家中。

是的。我居住在狹窄的「副房」中,沒廚沒厠沒窗,廚厠都是共用的、衞生環境不堪入目。雖則如此我卻沒有抱怨,只要能和媽媽一起,我就心滿意足了。

自從,爸爸因操勞過度而身亡,媽媽就孑然一身,獨力照顧我。

雖然生活足襟見肘,我都生活得很愉快。但媽媽常常感到有愧於我,她不能給我快樂的童年,沒有有趣玩具、沒有豐富的食物、甚至一個舒服的環境都沒有。媽媽的聲音逐漸變成硬咽,眼眶變紅,淚珠就簌簌地掉下來。我手足無措。我唯有擁抱媽媽,望著飽含淚水的她說:「你是取稱職的母親,我很慶幸成為你的兒子。放心吧!我沒有因出身卑微而感到自卑。反而我有一個那麼堅強的媽媽,我很驕傲。你要知道,一個婦人獨自養大一個男生不是易事。媽媽,我真的引你為傲。你要健康地生活,繼續與我生活。我愛你!永遠愛你!我說完,伸出我的小手主動地勾媽媽的手,作為我倆的承諾。我的心有點痛,原來媽媽的手如男人般粗糙,比爸爸更粗糙……

我這年紀又不能出外幫補家計。因此,我學習如何做家務、烹飪等,我從起初的雞手鴨腳,慢慢的熟練起來。

我只希望下班回來的媽媽能在舒服的環境中卸下她整天的煩惱、憂慮、疲憊而已。媽媽總會帶着哽塞的聲線說:「你真乖。」我微笑地說:「媽媽長大了。我會用功讀書,然後買大屋,更會一直關懷你、支持你、陪伴你左右。」媽媽微笑起來,她臉上又掛上了數條皺紋。

喧嘩的聲音打斷我們的對話。一對夫妻在爭吵,還打架揮拳起來,就連老鼠也吱吱地和應。大家都對這聲音已習以為常。窮人嘛,就是經常為錢而傷和氣。加上,鐵路公司、巴士公司都紛紛在加價。即使實施「最低工資」也無法真正改善「我們」生活,百物騰貴。連我們住在的「劏房」尺價更比豪宅高。我們已百上加斤,恐怕現在是百上加萬斤了。

這樣使勤奮的媽媽更加勤奮,朝五晚九。我曾建議我可以走跑回校,只需四十五分鐘。想王換來媽媽生氣,她生氣地說:「不可以!樣小年紀就要睡得多才會快高長大,我已經沒有足夠營養給你,我不想連你的睡眠都被剝削掉,所以你不用擔心交通費,我會負責。」媽媽的確是我的模仿對象,從不抱怨、默默工作、負責任、不依賴別人等都是值得我學習的地方。

雖然媽媽強烈反對,但我都堅持走路回校,因我們起來時間不一樣,就隱瞞她。我於是銖積寸累地把錢儲起來。媽媽除了擔心我健康還擔憂睡眠不足令我成績一落千丈。

幸好,街燈一早就亮。我在泛黃的街燈下背書,孜孜吃吃的。

可惡的寒風肆無忌彈地吹打我的小臉,紅彤彤的。它在打擊我的意志,我還是頑強地走下去。我的苦都不及媽媽現在承擔的苦萬分之一。我咬牙關地堅持。

一個月快要結束時,媽媽看著收費單,顯然有點憂愁。我於是拿出微薄的金錢,把媽媽的手打,放在她手心裏。我隨即便說:「媽媽,我天天會早睡早起。回校途中會念書,你不用為我交通費費神。」話畢,就把我的成績單遞給媽媽。我是全級第一。媽媽立即擁著我哭。那時,我才感受到媽媽身軀竟是如此的單薄。

我一定要給媽媽幸福。其實,我並沒有把全數金額給予媽媽。媽媽生辰快到,我打算買生日蛋給她。她一生窮困,生日蛋糕對於她來說根本是奢侈品。我想給她驚喜以及感謝她照顧我多年的辛勞。

當晚,媽媽很晚才下班。她可能忘卻自己生日。即使記得也情願工作多些,賺更多錢吧。突然,我聽到找鑰匙的聲音。媽媽一進門,我就要求她閉眼,小心翼翼地拱著蛋糕,一步步走近她身旁,她看似有點兒緊張,臉上泛紅。她根本不知道我的葫蘆賣什麼藥。直至,我輕輕唱起生日歌,媽媽張開眼,雙手掩著嘴巴,眼淚就潸然淚下,帶有說不出的感。她一邊責罵我浪費金錢一邊笑得只見牙齒不見眼睛。女人就是口不對心,她們明明心裏就是喜歡但嘴巴卻掛上不喜歡口吻。

我趕緊叫媽媽快許願。媽媽十指緊扣,閉上眼,靜靜的。她然後吹熄蛋糕上的蠟燭。她如初生小孩般第一次慶祝自己生日。她好像暫忘了現實生活帶給她的痛苦。她更興奮地說:「我平時在電視上看見人家生日都是這樣許願的,意想不到我也有機會。」她笑得天真很甜很豁然。

我們吃完蛋糕,媽媽再次把燃起蠟燭。我感到莫名其妙。媽媽說希望這些蠟燭能帶領我們走出黑暗及擁有溫暖,隱約帶出媽媽的生日願望。

媽媽的說話令我腦海浮現「溫暖」二字。溫暖?

居住環境雖令我感受不到陽光下的溫暖,但我卻有陽光拍馬都追不上的溫暖 – 家庭溫暖。

 

 

《父母好》

作者:李凱琳

*道聲百周年徵文比賽 – 小學組 – 亞軍

 

我有一對「煩父母」。們每天就像一隻小鳥,在我的身邊「吱吱喳喳」地說話。

每天開始,他們就開始嘮叨:「凱琳,快起床,要遲到了。牙齒要刷得乾淨,別那麼馬虎。」尤其是暑假我到公公婆婆家吃飯,父母總是不厭其煩地叮囑:「凱琳,記得早上別睡覺。不要把時間都花在看電視上。記得做功課……」其實,他們說話我聽了千百遍,都能背出來了。有時,我真聽得心煩意亂,所以打從心底裏不喜歡他們的話。我總會連聲說「好」,然後就會一溜煙地跑開,以求耳根清靜。

記得有一次,我到澳洲參加遊學團。這是我第一次獨自離開家一個月。父母更擔心得不得了,出發前每天總是嘮嘮叨叨。我恨不得立即出發到澳洲呢!

飛機降落在悉尼後,我開始了澳洲為期一個月的學習。沒了父母在耳邊嘮叨,那兒的空氣是如此的自由。可是慢慢地,我總覺生活裏少了甚麼似的。一天,我感冒了,留在宿舍裏休息。以前我生病的時候,父母都會細心地照顧我。可是現在……我躺在床上,眼晴瞪著天花板,心一酸,眼淚就流下來了。突然,電話響起了,是父母打來的。電話那頭響起父母的嘮叨聲:「凱琳,剛才遊學團的領隊打電話告訴我們你生病了。現在好點了嗎?唉,你看你這孩子,怎麼不會照顧自己呢?唉,多喝點水,然後睡一覺……」我拿著話筒,眼淚又嘩嘩地流下來了。我終於知道自己的生活少了甚麼。

我還記得又有一次,剛放學的時候,烏雲滿天,電閃雷鳴。狂風呼呼地颳起來,校園裏的小樹吹得東搖西晃,還高聲地叫喊著:「我將會給大風吹倒了,救救我呀!救救我呀!」

「嘩……」天空下起雨來了。雨幕像一塊寬大的珠簾,從天空中落下來。地面上的水愈來愈多,匯成一條條小溪。同學們一個一個被他們的父母接走了,只剩下我一個人站在大門等著父母。

路燈亮了,可在大雨的侵襲下,好像失去了它的光輝。我焦急地望著遠處。這時,我見在路燈微弱的光線下,出現了兩個熟悉的身影,正急步向學校的方向走來。爸爸!媽媽!沒錯!是爸媽!我情不自禁地一邊喊道:「爸爸!媽媽!」,一邊冒著雨向父母跑去。

突然,一輛汽車從父母身邊駛過,地面的積水「唰」地向兩面濺去,濺了爸爸媽媽一身。我跑上前去緊緊抱著地們說:「下這麼大雨,怎麼您門還來?」「我們剛下班,知道你沒帶傘。我們快回家吧!」媽媽撫摸我的頭,親切地說。

淚水模糊了我的眼晴。大雨還在不停下著,我的衣服濕透了﹐可在父母身邊,我一點兒也不覺得冷,反而覺得溫暖和幸褔。

我心中的家,總是那麼幸福,那麼溫暖。它是我力量的泉源、精神的支柱。父母很操勞,每天都為我們一家忙裏忙外,白天要上班、晚上做家務,早上一覺醒來還要給我和妹妹做早餐。我衷心感謝他們無微不至的照顧和教導。我承諾,從今以後,下定決心幫父母做家務,好好孝順他們。

 

《爸媽,你們若安好我便是晴天》

作者:陳必祺

*道聲百周年徵文比賽 – 中學組 – 亞軍

 

你若安好,便是晴天。

我特別愛這句話,很久以前看過這句說話,便深深印在腦海中,久久不能忘。怎麼說,這話帶淡淡的愛情色彩,我這種迷戀唯美迷戀童話的人覺得特別有味道,當時也不過僅此而已。但有一日我忽而發現一個可悲的事實 – 爸媽始終抵不過歲月的侵蝕,老了。他們似乎奔波半生,如今卻依然勞碌,這全不過都是為了我能如意地生活。如今,在我替他們敷著藥膏,按著酸楚處的當下,我總會想,他們好,我便好。他們若安然,我便是晴天。

媽媽總會讓我替她那頭酒紅的爛漫卷髮中尋找絲絲白髮,我一根一根地拔﹐她便跟著一根一根地放到膝上,數著。爸爸臉上的皺紋越來越多﹐原來銳利澄澈的雙目漸漸混濁起來,年輕時的暴躁變得收歛。有時候聽見爸爸喃喃低嘆著自越來越老了,我也只能夠沉默著。原來歲月要在你身上留下痕跡,即使你拼進全力想要拒絕,也只會是徒勞。

以前的我叛逆,恣意散漫,總是愛與爸媽吵架。現在,我的年歲也漸長,便是再也不會願意惡意與他們爭辯些甚麼了;家務,能做的我如今也都會去做,總想著我不做這擔子父母下班了還是要扛,那太苦了,對他們身子也是不好的;我總希望能打點好自己的生活,我不能為爸媽做些甚麼,但至少該讓他們免去對我的憂慮。

看著他倆被生活折騰著,而我束手無策,我是難過的。然而媽媽總愛說,知足常樂,一家人只要健健康康,待在一起,甚麼都是好的。

想來也是,只要我們一家人在一起,甚麼都不怕。不管以後的路還有多長,會有多難走,但願,我能伴父母身側,一起走下去。我也願他們知道,其實你們真的很優秀,優秀得讓我慚愧。世上每個父母對兒女都是和善的,但你們可知道,你們是其中的佼佼者。

世界如此大,我能成為你們的女兒,我何其有幸!你們不富有,但卻願意付出勞力工作去換取一家人的幸福;你們不美麗不英俊,骨子裏卻流淌著最和藹溫良的血液;你們不能對所有人好,但你們對兒女,對親人,對朋友,卻好得無以復加。

我想,老天爺不會忍心傷害你們的。所以,你們一定要快樂,要健康,要好好的,知道嗎?

在這最後,我只想再說一句:爸媽,你們若安好,我便是晴天。

 

《孤單》

作者:羅思恩

*道聲百周年徵文比賽 – 公開組 – 亞軍

媽媽從容不迫地注視蹦蹦跳的孫兒,眼神中流露滿足、喜悅之情。
「別踫!」我按捺不住下終於呼叫起來,打斷了興緻勃勃地抓著鐵閘往上爬的兒子。才一歲多的兒子回頭不敢對我正視,卻向婆婆拋下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,媽媽立時張開雙手,將小孫兒擁入懷中,像是久別重逢一般,媽媽溫柔地對他說:「這是一個危險的動作喔……」

猶記得媽媽是一個出名嚴厲的母親,她對我們三姊妹的要求甚高。她為我們不辭勞苦檢查功課、預備默書測驗考試、作成績的「賽後檢討」、安排學琴考琴等。或許,以今天的標準,我可以輕輕暗笑一下,並媽媽歸類為「上一代怪獸家長」,將一切看為理所當然,甚至為當年的「金鐘罩」納悶、抗議。但是,回想媽媽身為一個在職母親,一方面全職工作,另一方面照顧家庭及女兒,縱然有外傭相助,所付出的心機、時間、精神、體力,絕不是追求個人的滿足感、成就感或優越感,而是為我們提供一個理想的學習環境及氣氛。曾經,我也希望求證媽媽的動機,我不要成為她在親友前炫耀的「工具」,及後我發現這份「榮耀」頂多只是副產品,媽媽的核心價值仍是我們最大的利益和好處。

大半生過去了,昔日要管束的女兒們都已長大成人,談婚論嫁,生兒育女。今天,雖然媽媽的白髮在染劑下遮蓋,臉上總已留下歲月痕跡,心裏面呢?留下甚麼?這倒是我最記掛的事情。原來人家說:「種甚麼;收甚麼」是對的。從前媽媽盡力為我們揭開美好的一頁,引導我們心靈健康發展,如今我也懷著同一份共鳴的心願,願她每天快樂、滿足。所以,我要窺探究竟從前的歲月在媽媽的心裏留下甚麼?

結果是讓人震撼的,原來,努力付出過後,很實在地,從媽媽的心裏及眼神中,都流露著 – 孤單。

經過多年為我們而活的生活,媽媽早已放下自己,漸漸迷失己,最終忘記自己。從她對孫兒的著急、對自己喜惡的迷惘、對選擇的優柔寡斷、對時間的消磨……我觀察到她的孤單。空巢期,幼雀長滿翅翼,體貼的母雀並不留下牠們,讓牠們翱翔萬里,只是回首空巢卻只好了無目的地將技葉找來填滿,卻又見不得滿足及完整。此刻,我不禁問上蒼,難道勞碌一生,只有焚燒,沒有作為?我甚至知道今天的自己不會及不能成為媽媽的答案。時光亦不能倒流,雖然享受,但我們都不能回歸舊日光景。耳邊響起媽媽從前常說的一段話:「從來,家長就不求回報」原來這是媽媽早已知悉及預料,並願意全然押下的一注。我心裏肅然起敬,滿心佩服,但仍懇切求上天給媽媽尋回自己,追隨所願,縱然媽媽對此無甚意識,毫不著急,也不感興趣。

媽媽,我感謝你。你不但成全了我健康的成長,你犧牲的精神承傳下來,必將成為我兒子的祝福。

轉眼再看狡黠的兒子貪婪地享受婆婆的寵愛,我也收起一刻的管束,讓婆婆享受此時此光。心裏祈求:「願媽媽得著一份永恆的珍寶 – 乃非世界及年日所能給及奪去的禮物,將來重聚的把握及確據!」

《媽媽、爸爸、媽爸》

作者:陳景晴

*道聲百周年徵文比賽 – 小學組 – 冠軍

每當我看到很多同學都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,一起去郊外旅行,我的心裏就會突然有陣子疼痛的感覺……媽媽,在我心中無比堅強,儘管如此,再堅靱的氣球也會有爆破的一天,媽媽也會有挺不住的一刻。在此,我想鼓勵一下媽媽。

首先,我要跟媽媽你說聲「謝謝」。在那麼惡劣的環境下,你居然還可以按捺情緒,把淚水鎖在眼眶裡,無怨無悔地陪伴我成長,盡力為我締造美好的童年,你真的佷了不起!謝謝你在我低落的時候用溫柔體貼的美音安慰我、鼓勵我。從前,是媽媽你鼓勵我;現在,是女兒我鼓勵你呢!

媽媽,你一定要支持下去喔!我才剛過了生日,才剛十二歲,未來我還有很多很多的路要媽媽你陪我一起走,我還有很多很多的話要跟媽媽說。媽媽,如果你現在放棄了,難道你不想見證我的成就嗎?不過,我知道你不會輕易放棄的,因為從小到大,你在我的心裏,是一個很勇敢、很堅強、永遠都不會放棄的「超人」。沒錯!媽媽你是超人,要不然你就是萬能媽媽!你除了照顧哥哥和我的起居飲吃以外,還要上班,有空也不能休息。你是媽媽,也是爸爸。

媽媽,你也要保持身體健康喔!不然,你會沒力氣當爸爸了!當爸爸的工作絶對不會比當媽媽少,在家裡有什麼東西壞掉了,都是你來修理的;電燈壞了,是你爬梯換電燈泡的;電視機有雪花,也是你掏出螺絲批修理的;就是新買的小型家具,也是你自己搬回家的!看!你怎會不是萬能媽媽……不不不!是萬能爸媽!你近來身體有點不舒服,不舒服就要看醫生!我們還有很多開心的日子呢!

媽媽,雖然你有我和哥哥的支持和鼓勵,但如果真的撐不住了,記得要像小孩一樣放聲大哭喔!因為呀,不懂得哭,不懂得傷心,不受過苦,你是永遠不會知道什麼叫做開心,什麼叫做幸福。當你哭的時候,我一定會陪在你身邊幫你遞紙巾,幫你擦眼淚,甚至跟你大喊幾下的。但你也不要常哭,我記得媽媽你說過,眼淚是鑽石,不可以讓它們偷偷溜出來啊!

媽媽,你還記得我小時候,曾經說過要嫁給你的嗎?就算我不能嫁給你,但我也會像你男朋友一樣在你身邊保護你,呵護你,愛你。所以不用擔心我和哥哥!你一定要幸福地活下去,知道嗎?到時候,我會做你的「超人」!

媽媽,緊記!你有一對很勇敢,很堅強,很幸福的皃女,所以你也要像我們一樣開心、幸福……

媽媽,加油、加油、加油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