門內門外


作者:梁璧君

一個晚上,外子因要加班,很晚才回到家裏。我因為太疲倦,很早就休息了,沒有等他的門。

  深夜時分,睡夢中聽見一連串的門鈴聲,本能驅使我跑去開門。我甚至沒有睜開眼睛辨認一下門外的人是不是外子,在開門的一刻才看看真的是他,便急不及待地把門打開,讓他進來。急忙問,在門外等了多久?按了多久的門鈴?

  外子進到房子裏,就擁抱著我說:「沒關係的,一會兒而已。我忘了帶鑰匙。」

  固然,我沒有怪他沒帶鑰匙而把我吵醒,他也沒有怪我熟睡而聽不到連串焦灼的門鈴聲。

  事後我才想,要是夜半按響門鈴的不是外子而是其他人的話,我會任由他把門鈴一直按下去嗎?若非有事情,沒有人會在夜半以門鈴聲擾人清夢,我會因為想一直睡下去而對門鈴聲置若罔聞嗎?

  由是我想起耶穌說過一個故事,有一個人夜半跑去朋友家叩門,請求要三個餅,因為那個人家裏有人來訪,卻沒有甚麼可以給他。但那位朋友卻拒絕了叩門者,他說他已把門關上,而他和孩子們都已休息了,不能起來給他。但因為叩門者不住的懇求,朋友就起來把東西給他打發他了。

  要是故事裏的那位朋友能快點回應叩門者,便可早點把叩門者打發掉而繼續睡他的覺了。

  要不是叩門者有迫切需要,大概不會三更半夜跑到別人家去吧。叩門者在前去叩門之前,不難想像一定會有被拒的可能性。但是甚麼原因會促使他仍然厚著面皮去叩門呢?苦等苦求呢?

  這使我想起一首題為《傾心》的歌,其中一段歌詞是這樣的:「如何在妳心窗一角/矇矓呈現我的愛/縱是驟晴驟雨儘管昏昏暗/祈求在妳窗外徘徊/任這風吹雨打去/我都甘心 我都甘心 去等」。這段歌詞道出了單戀者的心聲,但在這世上,任何一個人若對另一個人深情苦戀,單思愛慕,要是對方沒有感動,再苦等下去就是浪費時間,虛耗生命,最後也只能放棄,告別苦戀,活好自己的人生。

  但有一個神,祂為了愛我們的緣故,甘願紆尊降貴,並且渴望與我們分享分擔人生裏的一切,並為我們人生提供方向、指引出路。祂不會因為我們的拒絕而離開,卻一直在門外叩門,只要我們把門打開,我們的人生從此將不再一樣…… 

  「看哪,我站在門外叩門,若有聽見我聲音就開門的,我要進到他那裡去,我與他,他與我一同坐席。」(啟示錄3:20)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