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惡夢消散》

作者: 裘麗盈

*道聲百周年徵文比賽 – 中學組 – 季軍

 

這是一個惡夢!剛畢業不久,我便匆匆忙忙的搬離家中,開始獨立的生活。租住了蝸居,每天來來回回重重覆覆著在賽馬會工作及回家倒頭就睡的日子。枯燥而乏味。

不可思議的是,每當我有假期,終於能呼呼大睡至下午一時,總是幻想著枱面放著母親的愛心米線。但睜開眼睛,映入眼簾的總是空空如也的枱面。不會有帶著微温的米線,不會有寫著温柔字句的便條。

打開相冊,一幅幅陳年舊照記載著那段温馨的歷史。最初的一幅相片,父母摟著剛出生的我,那時他們黑髮如玉,母親的皮膚看似吹彈可破。父親看起來年青力壯。他倆的笑容充滿欣喜。

翻開相冊的第二頁,我坐在學行車上與母親合照。那時的母親臉露倦色,淡淡的眼圈跑出來爭上鏡。可想而知那段日子母親沒日沒夜全心全意的照顧我,才顯得一臉倦容,然而她臉上的笑容還是一如既往的愉悅。

翻開相冊的第三頁,那存放者一幅父親與身軀細小、穿著校服裙子的我一齊在麥記吃下午茶的相片。相中的我只顧埋頭苦「吃」,根本沒留意爸爸的臉上流露著温柔的神色。那時的爸爸精神爽利,看起來十分健碩。

翻開相冊第四頁。我們全家身穿運動套裝,一起參與慈善馬拉松比賽。看到這裏,我還清晰記得當時我是因為體力不支,害得雙親無法完成賽事,陪著我退出比賽。那時我顯得狼狽不堪,父母則嚇得手足無措。現在看起來,當日的我們是多麼的可笑,卻又多麼的關心彼此。

再翻開一頁……那是空空如也。對啊!自小六起我便不願意跟父母拍照了。正直青春反叛期的我整天往街上跑,都不願多看父母一眼。升上中學後更甚,我就只顧與一群豬朋狗友吃吃喝喝,都沒做什麼正經事。想到這裏,我的手忍不住顫抖。

沒有考慮後果,我收拾了幾件細軟便匆匆忙忙的出門了。我在街上飛奔,漠視他人投來的奇異眼光。直至跑到那扇充滿鐵銹,久經日月洗刷的門前。「卜卜,卜卜」心跳突然加劇;呼吸突然加促。我緩緩的從手袋拿出那久違的鑰匙,插入,向右一轉。「拍塔」一聲從門傳出。然後,把那鐵門拉開,把那木門推開……

「媽,爸。」「咦?今天吹甚麼風把我家的千金吹回來了?」「還知道回家啊?」母親喜上眉梢,一直在我身旁吱吱喳喳說個不停,父親則裝作若無其事的在沙發看報紙。兩親的眼角、額上增添不少皺紋,頭髮從從前的烏黑變成現今黑白斑駁。

我沒什麼可報答他們,唯一可做的,就是去摟抱爸爸、媽媽,說一聲:「謝謝!」。而且往後的日子裏,我們還得把相冊空下來的部份悉數填滿呢!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